连载:我要为主席说句公道话—53

作者:泡面看点微信号:pmk16818发表时间 :2019-03-30

♦—张唱片的故事
有一件事是我惹出来的,终生难忘。
那是1961年春天,主席视察武汉之后,他的专列即将向湖南开去。临上车前,我和小胡觉得湖北招待所利用吃饭时放的一张唱片很好听,是梅兰芳先生的唱腔“四平调”。我们几个人都喜欢听这个“四平调”。在招待所时间短,还想在路上再听一听。我就去请示东兴同志,能否先把唱片借走,待专列返回时,再送还。东兴同志听说是借用—下,也就同意了。我们与当地同志说了一声就把唱片带上了列车。
开车后,趁主席在餐厅吃饭时,我就放这个唱片给他听,以便松弛—下他的情绪,使大脑暂时得到休息。我说:“主席,这张梅兰芳的唱片是从武汉拿来的。”主席疑惑地说:“不对吧,我们有这个片子,是小张、小田(主席卫士张仙鹏、田云硫)他们带来的吧?”我说:“当时咱们走得急,小张、小田忘了带来。这张唱片是我们从武汉拿来的。”
听我说到这里,主席马上严肃起来问:“王任重同志还在车上吧?“(一般当地领导同志都要上专列送主席一程再下车)我说:“在呀。”主席接着说:“清汪主任来一下,等王任重同志下车时将这个唱片带回去。”
这时,我意识到自己违反了纪律, 对主席说:“这事不怪东兴同志,是我们自己想听,要求先借 用一下的,是我错了。”主席看我认了错,他微笑了,语重心长地说:“我们不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嘛!怎么把人家一个唱片拿来了?”我辩解说:“不是拿的,是借的。回来时会还他们的。”主席笑着又给我驳了回来:“唱片这东西,放一次就损耗一次,放久了也就不能用了,还人家还有什么意思啊?”
我听主席说得有理,无言以对,深感羞愧,只好表示:“以后再不会干这种事了。”主席见我有些难过,反又安慰我道:“没关系,你们不是说是借的吗?现在就还给他们。要是我们没带来,告诉我,我们可以买嘛!”主席还说:“你们要是想听,就再放一遍吧,然后再请他们带走。”我连忙说:“不放了,现在就还给王任重同志吧。”
随后,汪东兴来了,主席请他交给王任重,归还主人。

关注泡面看点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